中国裁判文书网改版前后“公告”内容对比

前几天,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版,让裁判文书的搜索变得更加方便了,已经有不少人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也毋庸赘言。只是可能少有人会注意到,每一份裁判文书最下方的“公告”内容也悄然变化。

在改版前,裁判文书网公告内容是:

在修改后变更为:

after

为了方便比较,我做了一个表格对内容进行对比:

table

另外,原先在裁判文书网最下端会有声明:

Copyrights © 最高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

这一份声明也悄然变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实际上,网站上的公告与声明具有非常强的法律效力,甚至可以说是大量互联网相关法律关系的基础,只是很遗憾,这种单方声明的重要性长期以来都被忽视了,最高人民法院的网站也不例外。根据著作权法,裁判文书属于公有领域的作品,最高院没有权利去禁止他人对裁判文书的复制、镜像、传播、转载、摘编。

此次改版,裁判文书网不仅让网站本身使用起来更加方便,也减少了对裁判文书使用的限制,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步不小的改变了。

裁判文书与大数据

一、背景

大数据的概念早已被炒作了一轮又一轮,大数据看上去可以对任何行业产生助力,对法律行业来说也不例外。长期以来,法律行业都有着较高的门槛,法学教育的成本、司法考试的难度、法律职业开始阶段的清贫以及法律的高度专业化让无数人望而却步。通过对裁判文书的分析,或许可以让法律行业变得相对简单一些,让法律职业更加透明。

裁判文书是法律行业中最为宝贵的司法资源,且具备作为大数据被分析的条件。根据《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截至2014年底,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共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传裁判文书5,691,450篇,虽然百万级别的数量可能尚不足以作为大数据的门槛,但这个数字会毫无悬念地逐年递增。

image

2014年上网裁判文书案件类型分布情况,来源:《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

因为裁判文书都是由文字组成,不涉及图片、视频或其他形式的数据,故数以百万份的裁判文书从存储空间的大小上来讲并不会是一个特别惊人的数字,但肯定会对检索的准确性造成一定的困扰。

image

2014年不同层级法院裁判文书上网总体情况,来源:《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

对于裁判文书,仅从案件大的类型及审理法院上进行分析统计只是简单的利用,在裁判文书中蕴藏着更加值得去挖掘的资源。 继续阅读裁判文书与大数据

在线法律服务的法律风险

备注

本文发于虎嗅,这是编辑修改前的原文。

背景

长期以来,法律服务市场都充满了矛盾,用户希望找到价廉合适的律师,但是法律服务却价格昂贵且信息不透明。在线法律服务希望能够拉近普通用户与律师的距离,在这种背景下各种在线法律服务方兴未艾,淘宝网近期就推出了“私人律师”的生活服务,以9.9元的低价推广法律服务,同时快法务易法通律云法斗士知果果微法务法海网这些在专门的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也各具特色。但是,在线法律服务不得不先面对一些法律风险,这听起来颇有些吊诡。

各种在线法律服务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 律师推荐,根据用户所在地及委托内容推荐符合要求的律师,律师也可以利用平台宣传自己,可以看成是一个律师搜索引擎;
  2. 法律电商,提供具体的法律服务,如合同起草审查、公司办理、知识产权申请(登记)、法律咨询、律师见证等。

以上两种模式服务并不一定完全割裂,有时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会同时提供两种服务。对于第一类法律服务,需要律师在进行推广时注意遵守律师法中关于律师广告的规定即可,这也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的重点是第二类法律电商的法律风险。

法律风险

律师业与医疗业一样,因为专业知识的门槛(或者其他原因)有着自己的政策壁垒。这层壁垒一方面限制了非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如阅卷、参与庭审、会见当事人的权利属于律师的特权),另一方面壁垒也对律师本身的执业有所限制。根据《律师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这条法律断绝了法律服务平台直接找律师个人(个人律所除外)来提供法律服务的可能性,当然律师也无法以非律师的身份提供法律服务,因为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执业行为规范》中规定了“律师在执业期间不得以非律师身份从事法律服务”。

无论是快法务、律云还是法海,都会或多或少地提供由律师代写合同、法律咨询、出具律师函等法律服务。律云与法海分别依托盈科所与金杜所,有着强大的律师资源,而快法务的律师来自哪里则无从考证(快法务专门注明了是由专业律师审写合同)。

对快法务这样仅宣传由专业律师提供服务,但又不告知用户律师来自何处,并且无法保证服务确实是由律师提供,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的“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并且,如果法律服务平台是非律师以律师的名义提供法律服务,那么这种行为就违反了《律师法》第十三条规定的“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

根据《律师法》,律师提供此类法律只能由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与在线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签订协议,再指派相应的律师来提供服务。以上这些法律服务平台如果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或架构设计,那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就需要面对来自律协或司法行政部门处罚的风险。如果希望规避此类风险,最符合法律规定的方法当然每项法律服务均由律师与用户通过律所来签订书面委托合同。 但这样的方法无疑是费时费力,不具备可操作性,并且会把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所有优点全部抹除。

解决方案

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以律师名义提供法律服务的,需要向用户明确告知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的信息,保证用户的知情权,让用户了解到确实是律师在提供服务。

另外,在现行《律师法》所确定的框架下,法律服务平台可以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合同,法律服务平台以委托人的身份,将用户的法律问题交给律师事务所指派的律师。在这个过程中,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与律师不产生直接法律关系。

image

这样的解决方案,也不是全然没有隐患。律师的各项义务(如保密义务)与职业道德,都是相对于委托人(这里是法律服务平台)而言的,也就是说律师对于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没有直接的义务,这样显然不利于用户合法权益的维护。因此,有必要在委托合同中特别规定律师在从事各项在线法律业务时应按照对待当事人的标准维护用户的各项权益,保守用户的秘密。当然各个律所都是这方面的专家,无需我赘言了。

总结

在线法律服务平台是新鲜事物,有望降低用户找到合适法律服务的困难,也有望为律师提供更多的案源。

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在向用户提供律师服务时,应清楚地介绍提供服务律师的信息。并且在《律师法》与相关执业规范没有考虑律师直接参与在线法律服务的情况下,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只能与律师事务所,而不是律师个人进行合作。在合作时,需要留意用户信息的保密及用户权益维护。

长远来看,如果《律师法》或相关执业规范能够将律师参与在线法律服务平台考虑进行进去,无疑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但在此之前还请遵守法律,尤其是对律师而言。如同一句法谚所言:“纵为峻法,峻法亦法”(dura lex, sed lex)

《律师法》框架下的在线法律服务的风险与解决方案

文/史宇航

长期以来,法律服务市场都充满了矛盾,用户希望找到价廉合适的律师,但是法律服务却价格昂贵且信息不透明。在线法律服务希望能够拉近普通用户与律师的距离,在这种背景下各种在线法律服务方兴未艾,淘宝网近期就推出了“私人律师”的生活服务,以9.9元的低价推广法律服务,同时快法务易法通律云法斗士知果果微法务法海网这些在专门的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也各具特色。但是,在线法律服务不得不先面对一些法律风险,这听起来颇有些吊诡。

各种在线法律服务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 律师推荐,根据用户所在地及委托内容推荐符合要求的律师,律师也可以利用平台宣传自己,可以看成是一个律师搜索引擎;
  2. 法律电商,提供具体的法律服务,如合同起草审查、公司办理、知识产权申请(登记)、法律咨询、律师见证等。

以上两种模式服务并不一定完全割裂,有时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会同时提供两种服务。对于第一类法律服务,需要律师在进行推广时注意遵守律师法中关于律师广告的规定即可,这也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的重点是第二类法律电商的法律风险。

一、存在法律风险: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

律师业与医疗业一样,因为专业知识的门槛(或者其他原因)有着自己的政策壁垒。这层壁垒一方面限制了非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如阅卷、参与庭审、会见当事人的权利属于律师的特权),另一方面壁垒也对律师本身的执业有所限制。根据《律师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这条法律断绝了法律服务平台直接找律师个人(个人律所除外)来提供法律服务的可能性,当然律师也无法以非律师的身份提供法律服务,因为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执业行为规范》中规定了“律师在执业期间不得以非律师身份从事法律服务”。

无论是快法务、律云还是法海,都会或多或少地提供由律师代写合同、法律咨询、出具律师函等法律服务。律云与法海分别依托盈科所与金杜所,有着强大的律师资源,而快法务的律师来自哪里则无从考证(快法务专门注明了是由专业律师审写合同)。

对快法务这样仅宣传由专业律师提供服务,但又不告知用户律师来自何处,并且无法保证服务确实是由律师提供,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的“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并且,如果法律服务平台是非律师以律师的名义提供法律服务,那么这种行为就违反了《律师法》第十三条规定的“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

根据《律师法》,律师提供此类法律只能由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与在线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签订协议,再指派相应的律师来提供服务。以上这些法律服务平台如果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或架构设计,那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就需要面对来自律协或司法行政部门处罚的风险。如果希望规避此类风险,最符合法律规定的方法当然每项法律服务均由律师与用户通过律所来签订书面委托合同。 但这样的方法无疑是费时费力,不具备可操作性,并且会把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所有优点全部抹除。

二、解决方案:法律平台作为委托人将用户的法律问题交由律所指派的律师

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以律师名义提供法律服务的,需要向用户明确告知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的信息,保证用户的知情权,让用户了解到确实是律师在提供服务。

另外,在现行《律师法》所确定的框架下,法律服务平台可以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合同,法律服务平台以委托人的身份,将用户的法律问题交给律师事务所指派的律师。在这个过程中,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与律师不产生直接法律关系。

 

这样的解决方案,也不是全然没有隐患。律师的各项义务(如保密义务)与职业道德,都是相对于委托人(这里是法律服务平台)而言的,也就是说律师对于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没有直接的义务,这样显然不利于用户合法权益的维护。因此,有必要在委托合同中特别规定律师在从事各项在线法律业务时应按照对待当事人的标准维护用户的各项权益,保守用户的秘密。当然各个律所都是这方面的专家,无需我赘言了。

总结

在线法律服务平台是新鲜事物,有望降低用户找到合适法律服务的困难,也有望为律师提供更多的案源。

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在向用户提供律师服务时,应清楚地介绍提供服务律师的信息。并且在《律师法》与相关执业规范没有考虑律师直接参与在线法律服务的情况下,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只能与律师事务所,而不是律师个人进行合作。在合作时,需要留意用户信息的保密及用户权益维护。

长远来看,如果《律师法》或相关执业规范能够将律师参与在线法律服务平台考虑进行进去,无疑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但在此之前还请遵守法律,尤其是对律师而言。如同一句法谚所言:“纵为峻法,峻法亦法”(dura lex, sed lex)。

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的版权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的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本当成为一件美谈,但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却无视《著作权法》的规定,利用公开裁判文书的便利,擅自“截流”裁判文书的著作权,与裁判文书公开的初衷背道而驰。

在网站所公开的所有案例下方都会有一个公告,其中第四条的内容为: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同时在裁判文书网页的最下方提示:

裁判文书公开网版权声明

按照这个声明,如果有法学家打算在自己的专著中引用某个案例的判决,而又没有获得裁判文书网的授权,那么这位不幸的法学家就侵权了。更不幸的是,基本上所有的裁判文书都会被传到裁判文书网上,而裁判文书网的提示显然是希望杜绝大家引用、学习裁判文书的可能。根据这个声明,裁判文书公开显然无法“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规范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工作,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

在《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本法不适用于:(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所谓司法,指与裁判有关的国家活动,即法的适用。可见,法院出具的裁判文书就是一种司法性质的文件。所以,裁判文书作为司法性质的文件根本就不适用于著作权法,中国裁判文书网在其网站下方所加的版权所有声明根本就不具有法律效力。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一方面应对是对侵犯著作权行为的追究责任,另一方面应是对不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不乱用著作权加以保护。作为最高审判机关的最高人民法院在打击侵犯著作权行为的同时,也应该确保不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可以在公共领域内存在。

目前裁判文书网所声明的“Copyrights © 最高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应为“No Copyrights © 最高人民法院 No Rights Reserved ”

尽管中国裁判文书网罔顾《著作权法》确凿无疑,但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渠道去敦促最高人民法院改正错误。最高人民法院不是行政机关,无法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去督促最高人民法院公开有关决策信息。截至目前,我与中国裁判文书网没有任何直接利害关系。除非是因为我“违法”使用了判决书,对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了转载、摘编或镜像,最高院因此来起诉我(显然是天方夜谭),否则无法利用诉讼去纠正这一声明。我也曾致信给最高人民法院及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反映此事,结果当然是石沉大海(我一人势单力薄,希望大家给zgcpwsw@court.gov.cn写邮件反映此问题)。

当然,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的版权问题只是《著作权法》第五条适用问题的冰山一角。稍加考察各省所设立的裁判文书公开网,以及全国人大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网站,少有不加“Copyrights©…… All Rights Reserved.”的,这都是一种权力机关罔顾著作权法的懒政行为。

全国人大网站版权声明

全国人大网站版权声明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版权声明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版权声明

最高检网站版权声明

最高检网站的版权声明

政府的网站当然也可以有版权的声明,但应该远较一句“版权所有”复杂得多。对于不享有著作权的内容,应当欢迎各界利用,这也是这些机构建立网站的目的。对于享有著作权的内容,当然应该加以保护。